小丑鱼

一片不洁净的天空,生活在海里

下午最后一门啦加油鸭

等我考完我就口黑口黑口黑口黑……

这个(-,-)表情好可爱

做了好多好多梦

【冰秋】止渴

*(不说没人知道的)末世abo,冰a沈o

*学生洛x教师沈,请勿与现实中的教师相联系(





“老师……”

听见身边微弱而破碎的声音,沈清秋无言地继续手上的动作。再不争取些什么机会,他们终会死在这里。


几乎一天一夜没有进食和饮水,沈清秋口中干涩,吞咽的动作也像生了锈一样艰难。


一切停滞在这里了。


远处的战火映亮了一片黑云,他们蜷缩在这个小小的杂物间,举头有一扇窗户,铁栏把外面的世界割成几份。平时大概会觉得不适,如今却感到安心。


洛冰河枕在他腿上,他是病患,需要休息。这里环境太恶劣,不得已的,沈清秋这样决定了。他以手为扇,想扇去阻塞的气味,和洛冰河身上的烟火气。另一只手,缓缓揉捏着洛冰河头部的穴位。


谁也不知道这样安静的场合以后还会不会有。于是一时间没有人说话。


过了很久,也可能只有一会儿,洛冰河喃喃出声:“沈老师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渴……”


沈清秋也很渴,他下意识地用大拇指按住洛冰河的下唇,感受到不正常的粗糙,和一点点湿润。他定睛一看,是血。


他放开手,看见裂开的一道小口,以及慢慢积累的血线,终于不堪负重,从洛冰河唇上缓缓生长。


等到沈清秋反应过来后,瞳孔里已映了洛冰河的眼睛。


里面有小心翼翼的恳求,还有一丝渴望。洛冰河咬着沈清秋的唇,唇舌厮磨,口齿不清地说着话,这个时候说的事情都不能认真听的,是在调情。沈清秋明智地闭上眼睛。面前的人迟疑了一会儿,口里喃喃低语什么,没有深入下去。热气呼在沈清秋面上,他觉得自己黏糊糊的,稍稍睁了半只眼睛,上下嘴唇微微张开了一条缝。


洛冰河早从他膝上爬起来,急迫地捧住沈清秋的脸,手指摩挲着轮廓,似乎温柔而耐心,装得是正人君子的模样,内里却一番扫荡,缠着老师的齿舌吻着,啧啧有声,听得沈清秋面皮发涨,耳后热辣辣的。他跟个没头脑的小孩儿一样,皱着眉头,也不推开,索求的不少,却保留了几分矜持。一股很独特的味道顺着沈清秋的咽喉滑到肚里,像战火纷扰的硝烟味,弄得他胃里一阵酸楚。


他闭不紧上下两片唇,事实上他真想狠狠地咬下去。洛冰河舔吻得他又痒又麻,舌尖扫过他的牙齿,偶尔两个人不免会磕磕碰碰,沈清秋跪都跪不住了,身子下滑,被那孽徒一把捞住了,紧追上来又是一顿亲亲啃啃。


良久,两人稍分开,沈清秋大口呼吸着,他感到唇瓣肿了,好在不需要见人。


“不渴了吧。”他端着架子,斜睨了洛冰河一眼。


洛冰河真是,平时鞍前马后,怎么这个时候读不懂心上人的神色,腆着脸巴巴地说:“好像还有点……”


沈清秋……沈清秋一把呼开了他,低着头说:“我困了。”


那就睡吧,他们两个合衣睡下,明天又是新的一天。

好像真的没有那么渴了,沈清秋想。


好像未来一切,都可以不畏惧地面对。


两人的手,紧紧相握着。





——

虽然对abo不甚了解,但亲吻与易感期和发O期无关,只是两人共同面对世界之末时不自觉的彼此依偎和“我喜欢你”。



把上次的画上了色……好难,画画好难

谢怜

我只梦到过他一次,课上我睡着了,梦里昏暗,一丛火焰跳动着,把他的面容映得明暗。我们一起坐在火边,他费力地自己缠着白色的布条,在左边的臂膀上。

很温暖很静谧的夜晚,我们两个人,似乎很温馨。可是我知道我只是梦中客,这一点平静似乎很讽刺,他依旧独自舔舐伤处。我徒然看着他自己包扎,他的面容很平静,衣衫曳地,可是让人生不起半丝亵渎之意。他可能意识到我在注视他,抬起头来,本被拢至身后的发丝滑出几缕,荡在温软的火光里。他的气息很绵长,我感到自己似乎不在这个闭塞的空间里,而是在遥远的天际。

下一刻我醒了过来。我没来得及看清他的表情,我甚至不知道他的身份,可是一直有一道声音在说,谢怜。

我猜他对我笑了,火光映亮他的面容,晕亮的,像一块白玉。

无法言喻的感觉,那一刻实在太温暖了。

xswl第一次被屏蔽

新王更衣后,似是无意低语了一句:“好沉……”


侍从在他身后深深低下头,以示尊重。


新王又开了口,这次他温柔地笑了:“难怪你受不了,就算是我,也感到很拘束啊。”


侍从们惊讶地抬起了脑袋,拥簇在他身边,悲恸不已。一个王国,一月内竟迎来两次更迭。新王嘴角垂下血线,以及几颗星辰。他死去了,眼角却有着淡淡的暖意。



(雷拜托安送自己上路,他去追求自由的远方了,安怀有私心,做了王国的王,更了先王的衣,再用刺穿雷狮心脏的刃杀死自己。

想到曾经彼此非常喜欢的人沦落到他走路碰见我会刻意绕开,因为是我的原因,所以就很想对自己说,不要再伤害爱你的人了……


一年没有说话了,圣诞鼓起勇气为他写了贺卡,下午他的字迹出现在我课桌里:“谢谢。”

一年前的那日他写给我:冬天到了,我还是很喜欢你。”


谢谢你。可是今天我已经不值得被喜欢了。

我还是很想很想请求你的原谅,我不知道怎么说。

我好弱_(´ཀ`」 ∠)_

是安安啦